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紫檀Yerra Chandanum

楼主:woodgeographic木材地理 时间:2019-01-17 05:22:02

11 自然历史与地理起源

无论在东方的中国和日本,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紫檀木都拥有着特殊的影响力,因为这种硬材不仅只是高级家具和乐器的优质用料,在许多方面还有大量的利用价值,并在各种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很长历史时期都有对它的使用记载,因此可以说,在木文化中,紫檀是极富传奇色彩的。

1.1 紫檀的名称与命名人

物种学名是Pterocarpus santalinus L. f. ,隶属于豆科Fabaceae(哈钦松分类系统定名为为蝶形花科),紫檀属Pterocarpusspp.(紫檀属树种因荚果有翼,故该属学名为Pterocarpus),而作为中文名却出现了因时间推移的多个名称:旃檀,紫旃木,紫旃檀,紫真檀,紫檀,红木,印度紫檀(青龙木),檀香紫檀等。这个物种正式命名的时间是1782年,命名人小卡尔·林奈(Carolus Linnaeus the Younger,图1)出生于1741120日,是瑞典博物学家、世界近代植物系统分类学创始人卡尔·林奈(Carolus Linnaeus之子,常被称为Linnaeus filius,因此在植物学名命名人缩写中记作L. f.,以同其父相区别。年轻时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求学,后在该校任职。小卡尔·林奈的主要工作是维护和管理其父的所收藏的大量生物物种和矿物标本,并整理成著作。他于1783111日病逝,之后林奈家族的标本藏品由英国人詹姆斯·爱德华·史密斯爵士收藏,并在伦敦组织成立了林奈学会。


1 小卡尔·林奈Carolus Linnaeus the Younger

紫檀曾用学名有Santalum rubrum hort. nom. Illeg. Lingoum santalinum (L. f. ) KuntzePterocarpus santalinus Buch. -Ham. ex Wall. Pterocarpus santalinusBlanco,可见紫檀在植物学上曾经被误当做与檀香木同属。紫檀的商品译名可叫做“红木或红色檀香木(Red sandalwoodRed sanders)”,究其原因可能是人们总是在无意间将檀香木与这种木材相混淆,尽管这二者有着非常大的差距。以下是一些国家的商品材名称:SaunderswoodRed sandalwoodRed sanders(英语国家),Bois de santal rouge(法国),Rotes sandelholz(德国)Sandalo rosso(意大利),Rød sandelved (丹麦),Sândalo vermelho(葡萄牙和巴西)Sándalo rojo(西班牙)Rood sandelhout(荷兰)Sandal-e-Ahmar(阿拉伯语音译),Sandal Surkh(波斯语音译)。此外,一些学术专著中还习惯使用学术用名:主要有Pterocarpi Lignum,Santalum rubrum,Lignum rubrumRasura Santalum LigniRed Santal Wood。医药用名:Rakta Candana

因紫檀木材常呈现鲜红色,故又有红宝石木(鲁宾木Rubywood)之美誉,在西方国家又常将其叫做阿尔马格(AlmugAlgum),这个名字应当是来源于犹太希伯来语对紫檀的称谓:AlmuggiymAlguwmmiym(音译)。相传在西元前十世纪以色列国王所罗门从传说中的地方俄斐Ophir)输入了大量的黄金、宝石和紫檀木(Almug wood),用来装饰他在耶路撒冷的圣殿。

作为紫檀产地印度的梵文Sanskrit)的音译名称有:旃檀ChandanamChandanum,埃拉旃檀Erra Chandanam拉克塔旃檀RaktachandanRakhta chandanahRaktagandhamu,阿伽卢旃檀AgarugandhamuAgarugandha,克希德拉旃檀Kshudrachandana,库旃檀Kuchandana,哈里旃檀Harichandana,阿卡Arka,库西卡姆Kushikam,旃檀帕纳卡Chandaman panaka

以上梵文名来源于印度各土邦和不同民族对紫檀的叫法,以下是印度各地区名称:印地语(Hindi)和孟加拉语曰:拉旃檀Lal chandan拉克塔旃檀Rakhta chandan北印度坎拿达语(Kannada)名称有:坎普霍尼Kempu honne,阿伽卢Agaru,坎普冈达Kempugandha;通行于西南部 喀拉拉邦马拉巴尔海岸的马来亚拉姆语(Malayalam)称呼之:蒂拉帕尼Tilaparnni,帕特兰加Patrangam;马哈拉施特拉邦的马拉提语(Marathi)唤之:坦巴达旃檀Tambada chandana;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称之为:拉坦贾里Ratanjali(指紫檀木提取物);东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所使用的泰米尔语(Tamil)称呼为:桑萨那文加Santhana vengai,森桑达卡泰Sensandakkattai皮卡纳姆Picanam,皮达加塔姆Pidagattam,萨利亚姆Salliyam西瓦普旃檀Sivappuchandanam;安得拉邦当地通行的泰卢固语(Telugu名有:阿伽卢旃檀Agarugandhamu,埃塔旃檀Ettachandamu,旃檀ChandanumShandanamu, 拉克塔旃檀RaktachandanamuRaktagandhamu,库旃檀Kuchandanamu,亚拉Yerra。与印度相接壤的尼泊尔亦称拉克塔旃檀Rakta candan。缅甸名:纳萨尼Nasani,桑达库Sandaku而中文名“紫檀Tzu-t’anZitan”与印度名“旃檀Chandan(‘旃’音同‘詹’)”属同源词。我国相关木材标准将中文名规定为“檀香紫檀”。


1.2 树木分布,生长环境与植物学特征

紫檀属分布于全世界热带地区,在印度只有4个紫檀属树种,其中安达曼紫檀Pterocarpus dalbergioides为常绿乔木,仅见于安达曼群岛;印度紫檀P. indicus天然分布于马来半岛的马来亚,被引种至安达曼群岛,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囊状紫檀P. marsupium为落叶乔木,通常见于德干高原山区的中央邦,古吉拉特邦,北方邦,比哈尔邦和奥里萨邦以及西高止山脉地区;紫檀P. santalinus(红木紫檀或檀香紫檀)是落叶乔木,天然林只见于于印度半岛东南部东高止山脉南段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的100 km×60 km范围内的约200 000 hm2区域,包括古德柏(Cuddapah),奇图尔(Chittoor),内洛尔(Nellore),科努尔(Kurnool),蒂鲁帕蒂(Tirupati),帕拉马南(Palamaner),维萨卡(Visakha)和普拉卡萨姆(Prakasam)等地区或下属行政单位。图2为当地行政区示意。


2 印度安得拉邦古德柏附近行政区图

有的印度学者认为在与安得拉邦接壤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北部阿尔果特(Arcot),京格尔佩特(Chingelpet),萨勒姆(Salem),达马普里(Dharmapuri)以及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的达瓦拉扬德加(Devarayandurga),桑德尔(Sandur),卡帕卡帕里(Karpakapalii MPCAS),西莫加(Shimoga)等地区和印度东南部的本地治里中央直辖区(Pondicherry)都有紫檀林木的分布,并延伸至斯里兰卡。

现在,已将紫檀木引种至亚洲其他的一些热带地区,如印度大部,尼泊尔,缅甸,泰国,柬埔寨和中国华南等地。图3和图4为紫檀木树体。


3 印度安得拉邦政府林业部图片生长于古德柏地区萨尼帕亚山岭上的紫檀树Pterocarpus santalinus


4 印度安得拉邦奇图尔地区塔拉科纳县的紫檀树Pterocarpus santalinus

紫檀树生长于海拔150-900 m的多石低山丘陵斜坡和陡峭山岩上的热带干旱落叶林中,适应非常浅的褐色、沙质肥沃土壤和碎砾土层中,而在粘土层中则极少出现。喜光,不耐阴暗和潮湿,因为分布区域有限,又受人为活动压力的影响,所以数量少。据印度蒂鲁帕蒂(Tirupati)林业局调查数据表明,天然紫檀林几乎全部分布于古德柏(Cuddapah)地区,82%位于石英岩区,其余在页岩区,石英岩区是紫檀林密集分布的重要区域,多由古老的太古代花岗石组成,认为这些在太古代地质层中形成的存在于石英岩中的矿物元素非常适宜于紫檀木的生长。有些林地有超过30%的林木蓄积量由紫檀组成,印度安得拉邦的学者在东高止山脉南部纳勒默拉—塞沙杰勒姆—尼奇蒂丘陵地区(Nallamalais-Seshachalam-Nigidi hill)的物种调查研究显示紫檀在塞沙杰勒姆(Seshachalam,北纬13°30′-15°,东经78°45′-79°39′)丘陵有较为明显的物种丰富度,特别是位于古德柏地区约22 hm2的斯里兰卡马来森林保护区(Sri Lankamalai forest reserve.东经78°58′,北纬14°28′)。较高等级的紫檀木生长于Bairenkonda地层中(二氧化硅和钾含量较为丰富),其中包括蒂鲁马拉丘陵(Tirumala hill)(钾含量高)和萨特亚夫度(Satyavedu)地区;而低等级的紫檀木产出于以河流冲刷沉淀物为主的Cumbum地层中(主要富含铁、钠、钙、铝),包括卡文廷那加(Karvetinagar)地区和塔拉科纳(Talakona)地区。

紫檀树体是中等尺寸的落叶乔木,具有直立的树干和较为浓密的圆形树冠,在自然条件下,树木胸部周长可达1-2 m,高7.5-12 m8 m高的植株胸径可达50 cm以上。印度科考工作者在奇图尔(Chittoor)地区塞沙杰勒姆丘陵下的亚纳迪族(Yanadi)村落塔拉科纳(Talakona)记录紫檀高可达22 m,但仍然相对囊状紫檀(25 m)为低,在此地区的伴生树种主要有榄仁树Terminaliaspp. ,柳安(娑罗双)Shoreaspp. ,榆绿木Anogeissusspp. ,蒲桃Syzygiumspp. 等。紫檀的树皮为黑褐色,1-1.5 cm厚,表面裂为多小块,刮去树皮后,为浅黄色并有大量粉红色条纹,渗出丰富的红色粘稠树胶。幼树生长迅速,即使在不良土壤环境下,3年生树高也可达5 m。树干内常有不规则空洞。这种植物相互间距离不紧密,分布较为稀疏。建议种植于砖红色土,石英页岩和石灰岩中。图5至图10是紫檀树的树皮,枝干及树叶。

5 6

7

8

9


10

叶为复合状,通常具3小叶,偶4-5片,长7-18 cm,宽4-8 cm。小叶卵圆形或略呈心形,全缘,顶端圆滑或略具缺口,整体平整,革质,具光泽、叶脉,无毛,叶底部被灰色茸毛,直接生于叶柄上(具柄三出叶)。叶片1月份开始落叶直至3月中旬,在干旱地区落叶更早,34月份开始长新叶。

花大,长2 cm,黄色,直接生于主轴或侧枝上,腋生或顶生;复总状花序(圆锥花序、散穗花序);蝶形花冠,旗瓣倒心形,直立,互成反射,齿状和波纹状,边缘明显齿状;花脊长椭圆形,短,有时膨大;花双性,雌雄同体。每年旱季开花一次(3月底至5月底),在午夜开花,自授粉,下风传播,结果率仅为6%

荚果亚圆形,基生,扁平4.5-9 cm长,窄翼状略有卷曲,有短尖顶,长约1 cm。内含种子通常1粒,很少有2粒,1-1.5 cm长,红褐色,略呈肾形,有坚韧光滑的革质外壳。5月至9月为果期,但成熟期在第二年的2月至3月,2月至5月间收集种子,在阳光下晒3日,储存于黄麻袋中,可保存1年。图11显示 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的花、果、叶特征。



11

1.3 历史记载及相关观点

1.3.1 历史记载及传说

早在晋代至唐宋时期就已经有关于“紫旃木”或“紫真檀”的记述 ,认为这种木材来自于中南半岛或西藩,广东林仰三先生也认为这是中国国内关于紫檀木最早的记载,并据此考辨紫檀应当名扬唐代前,但现在有些国内学者却认为这些文献所描述的“紫旃木”应是指檀香木,而笔者认为“紫旃木”或“紫真檀”极有可能就是指紫檀木或与之相类似的东南亚其他深色硬木。明《新增格古要论》及明末清初《广东新语》中对紫檀的表述可认为确指紫檀木,因为这些资料内容已经说明了这种木材的花纹,染色和比重等特征,均与现在所使用的紫檀木特点相一致。清中期及之后,因大量使用紫檀木制作家具及工艺品,并造就了紫檀家具的一个辉煌时代,所以这一时期的相关记载也因时事而丰富,其中回赠国外元首的礼品中也包括了紫檀木制品。

在西方历史中,相传距今约3 000年前的古代以色列所罗门国王时期,在耶路撒冷圣殿的建筑装饰中使用了紫檀木。据记载,当时的示巴女王(Queen of Sheba)访问以色列,率领驼队,从传说中的地方俄斐(Ophir)满载金银珠宝和香料(包括紫檀木,但也可能是指檀香木)进贡给所罗门国王。

1.3.2 紫檀木树种及产地的争议

现在我们研究古代的有关文献记载,经常会发现檀香木Santalumspp.与紫檀木Pterocarpus santalinus的名称和产地相互混淆,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无论是檀香,还是紫檀,它们的原产地和名称都非常接近或相似。在我国古代和近现代文献中,大多将紫檀木的原产地范围界定为国内两广、中南半岛和南洋群岛一带,其中可能的错误是将中转地当做产地,因为从印度南部所出产的紫檀木通过水路或陆路来到中国要经过马六甲,暹罗,柬埔寨,越南,缅甸和两广等地区;另一种是将古人对檀香木树种及其产地的表述误解为紫檀木,因檀香木的梵文名音译“ChandanChandana”与紫檀的梵文名相同或近似,现代研究者认为古文中的“旃檀”属于印度梵文音译,多指檀香木。印度作家菲舍尔和拉贾戈帕·夏蒂依据古代印度圣典认为“Chandan(旃檀)”一词应是从印度所独有的紫檀木Pterocarpus santalinus名称而来,其中“Chan原意为“硬木”,“dan代表“红色”,合称意思是“红色的硬木”,与紫檀木的特征是符合的,若是如此,檀香木名看来还是起源并借用了紫檀木的名称。

檀香木出产地地理区域比紫檀木大得多,包括了印度半岛,中南半岛,印度尼西亚(特别是松巴岛和帝汶岛)和大洋洲的很多地方。其中较为优质的檀香木是指真檀香,亦名白檀(学名:Santalum album),这个树种主要生长于印度和印尼松巴岛,帝汶岛等地,又以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迈索尔(Mysore)地区出产的品种因单位体积精油含量高而最为著名,国人将这种檀香木称为“老山檀香”。迈索尔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檀香油制造和贸易的中心,现在这种地位因檀香资源的减少而受到动摇。但是在许多文章中,将迈索尔描述为紫檀木的出产地,虽然此地与紫檀木产地安得拉邦的东高止山脉南端较为接近,却并没有证据表明在迈索尔也同样生长有紫檀,所以笔者认为将印度迈索尔和帝汶等南洋群岛地区作为紫檀木的出产地都是将紫檀与檀香的生长地相互混为一谈的错误结论。

12为印度南部行政区域示意。


12

与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同属的印度紫檀Pterocarpus indicus也曾被认为是紫檀木(又名青龙木),这种观点原先见于国内有的学术辞典和家具研究专著中,后经过许多木材学家的考证已将其更正。印度紫檀分布范围较广,这种木材过去出口量较大的国家为菲律宾,该树种是菲律宾的国树,称为“纳拉Narra或“血木Bloodwood;印度,缅甸和安达曼群岛所出产的印度紫檀材质较好,颜色深而比重大,商用名叫做“缅甸黄檀”或“安达曼红木”;生长于印尼东部马鲁古群岛的印度紫檀被视为变种,因多树瘤而成为珍贵的装饰用材,以当地省会名安汶(AmbonAmboyna)而命名为“安波那”;其他地区的印度紫檀因木材颜色浅,密度小均被认为属于轻花梨。我国华南有些地区引种了印度紫檀作为街道行道树。印度紫檀也富含有紫檀素,亦被用于提取染料物质,在此方面可作为紫檀的替代物。

由于历史习惯的不同,在日本和中国南方少数地区把东南亚产黄檀属Dalbergiaspp.的一些树种的木材当做紫檀,如紫红色的交趾黄檀,紫褐色的巴里黄檀和紫灰褐色的阔叶黄檀被称作“紫檀”、“印尼紫檀”、“广叶紫檀”等。国内广西等地还有把小叶红豆Ormosia microphylla的紫红色心材叫紫檀的,是因为木材颜色与紫檀相似,但材质不可相提并论。

生长于印度东北部孔雀豆Adenanthera pavonina 也被叫做Red Sandalwood(与紫檀商用名相同)或False Sandalwood(中译名:假红木,说明并非紫檀,以示区分),心材较红,并同样具有染色用的紫檀素(Santalin),过去也曾一度被认为是古代家具用材中的红木,现已证实为误考。

紫檀木的商品木材名称有时与东南亚产苏木Caesalpinia sappan相混淆,都被叫做Sappan,可能是二者均为重要的染料用材所致,但这种苏木属于云实科,树叶为二回羽状复叶,荚果形态也与紫檀显著不同。17世纪时曾作为重要的贸易商品从暹罗等东南亚国家运销海外(主要是日本),这种苏木相比同为染料用材的巴西产苏木C. echinata的颜色较为浅淡。

有研究认为在16世纪时曾有菲律宾产木材“廷达娄(Tindalo)”在中菲贸易中输往中国制作紫檀家具。现已知这种木材所对应的应当是菱形缅茄Afzelia rhomboidea,隶属于云实科(苏木科)、缅茄属,是菲律宾的名贵树种,在400年前已在当地作为建筑用材被用于修建天主教堂,这种木材的地方名曰:巴拉扬(Balayong)、菲律宾科科波罗(Philippine cocobolo),色泽为深红色并有黑色条纹,究竟传统紫檀家具中是否有这种木材,现在还没有定论。图13和图14是展示了菱形缅茄木的制成品。


13 菲律宾Alloys & Mabini森林中所出产的Tindalo木材


14 Tindalo木材制作的笔杆

几十年来,木材学家们已将上述不同观点整理澄清,并对紫檀木的树种名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在2000年所颁布的红木国家标准中仅将原产地在印度的Pterocarpus santalinus(中文名檀香紫檀)定义为紫檀木,将黄檀属的木材列入酸枝木范畴,紫檀属其他部分木材归入花梨木类,这与我国明清传统家具的用材情况是相一致的。

在西方历史上记载古代的所罗门圣殿中使用了紫檀木(Almug),并且这些珍贵木材来自现在我们已经无法确定的一个地区——俄斐(Ophir)。在后来有公历纪年开始时,认为俄斐位于罗马帝国在地中海东岸的的阿拉比亚行省,即今天的以色列,黎巴嫩和埃及一带;但在所罗门王时期(公元前920年),俄斐被认为是在示巴女王所管辖的阿拉伯半岛西南部和非洲东部一带 ,即现在的也门,索马里或东非洲海岸等地;另一方面,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和圣杰罗姆认为俄斐显然是在印度。 传说中的俄斐是一个出产黄金,宝石和珍贵木材的地方。在19世纪 后期 ,欧洲人进入非洲大陆腹地探险时 ,在非洲东南部发现了津巴布韦遗迹,认为就是传说中的俄斐,现在仍有观点认为非洲东南部莫桑比克等地即为古代俄斐所在地,卢比克(D. W. Roubik)在1995年出版的世界粮农组织期刊中也撰文认为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的起源地应当是在非洲,但并不清楚这个树种是因何原因传入了印度。

有关于紫檀木的使用历史的记载年代因为远早于其学名(拉丁文)的命名年代,加上人们的各种习惯叫法名称常随时间推移而产生变化,所以很多历史文献的内容是否可与现在的实际情况相对应,都不是能够确定的。

2 木材特征及利用

明《新增格古要论·异木论》中有对紫檀木一些特征的描述:“紫檀木,出交趾、广西、湖广。性坚。新者色红;旧者色紫。有蟹爪纹。新者以水湿之浸之,色能染物。作冠子最妙。近以真揩粉壁上,果紫;余木不然。” 紫檀木的这些特点是它本身微观结构组成的宏观反应,常被作为一般识别的依据。

2.1 外表特征

砍伐的木材多为不规则的圆形,或成一定角度和厚度的坯料。心边材区别明显,边材窄,通常宽度在5 cm以下,白色至淡黄色,新伐心材初现橘黄褐色,树干被深度切开时可见内部木材为血红色,横切面有斑驳的浅红色带。新鲜木材表面为富丽的深红色,久置空气中后显现紫红褐色至暗黑褐色,而同属的非洲红花梨P. soyauxii(索氏紫檀)只变为浅褐色。图15和图16为紫檀木样品。


图15 紫檀木样品

图16 紫檀原木端面(印度蒂鲁帕蒂林业局提供)

印度产的4个紫檀属树种的木材价值均很高,除囊状紫檀外,其他三个树种均富含红色紫檀素(Santalin),但只有紫檀木P. santalinus的木材材色深,材质重硬,红色紫檀素含量高达16%。这个树种中还存在有一种有水波纹理(wavy-grain)的品种,在自然的状态下,这种具有水波纹理的紫檀树的外观与普通紫檀树的外观无差异,但数量极少。至今并不清楚天然的紫檀树体心材能够产生水波纹理的原因,只是知道具有水波纹状纹理的紫檀树生长于碎砾土层中,而在粘土层地段极少出现。紫檀木中具有水波纹理、色泽深红者等级高;直纹理(straight-grain)红色色泽较浅者则等级低。图17为两种紫檀纹理的示意。


图17a 水波纹纹理的紫檀木显微照片;b 直纹纹理的紫檀木显微照片(印度学者K. K. Raju博士提供)

2.2 构造

木材具光泽,其光泽源于矿物颗粒、原生质体和导管内含物。细胞原生质颗粒状,细胞壁很厚,多孔,黄色,不均匀增厚,强烈地木质化。心材中含量较多的元素有锶、锌、铜及钙等(尤其是锶),并有少量稀土元素及铀和钍。心边材均富含萜烯(烃)类化合物(特别是心材中),从紫檀木心材中分离出6种相似的化合物,其中有16%是两种红色有机化合物叫做“紫檀素santalin”,一种是santalic acid C30H16O6为醌类,另一类是deoxysantalin C20H16O6是醌衍生物,红色就来源于紫檀素(Santalin ASantalin B)。由于紫檀在古德柏地区主要生长于古老的太古代石英岩中,因此需要研究石英岩中的成份对紫檀树体生长的影响与紫檀木质的关系。

心边材均无明显气味或仅具有特殊的微弱香气(水浸液亦然);纹理斜行交错;结构细至甚细而均匀;材质甚重硬,沉于水(边材浮于水),气干密度为0.99-1.26 g/cm3

散孔材,生长轮不明显。管孔在肉眼下不见,放大镜下明晰,横截面导管数1-14/mm2,以单独为主,少数短径列复管孔(多为2-4个,稀至l0个),稀管孔团;散生,数少,甚小至略小,大小不一致,穿孔板为单穿孔。导管间纹孔互列,直径8-13 µm。导管射线纹孔间界限明显。导管管孔弦向平均直径通常小于190 µm。导管内含大量柠檬黄色、橘红色树胶或白色沉积物,管孔呈现明显的红点,如颗颗红星,称“金星”,也有的导管不含橘红色树胶,此类管孔不呈现小红点,气味也不同;导管线常弯曲而易见,颇似蟹爬痕迹.故称“蟹爪纹”,表面的导管线呈灰色而得名为“牛毛纹”。

轴向薄壁组织量多,稍宽于或数倍宽于射线,多为傍管型(Paratracheal),主要为同心层式圆形或略带波浪形的细线带状,呈断续的弦向排列;次为翼状及聚翼状的纺锤形;少数轮界状及环管状;同心圆细线区与环管束状(翼状)区相互间隔。离管型(Apotracheal)轴向薄壁组织较少,为短切线状,分散聚集。每列轴向薄壁组织有两束。木射线稀至中,极细至甚细,肉眼下不见,放大镜下明晰,弦向8-17/mm,明显叠生,高3-6个细胞,单列,同形匍匐状。心材波痕不明显,放大镜下隐约可见;边材波痕明显,约5/mm。胞间道未见。薄壁组织和射线均呈现紫红色,放大镜下隐约可见,材色更深者则薄壁组织与射线不见。紫檀木微观构造见图18至图20


图18 紫檀木横切面显微结构


图19 紫檀木径切面显微结构 20 紫檀木弦切面显微结构

在显微镜下,显现出大量的木纤维,大多非常不规则,纤维由中等壁厚的细胞组成,纤维长1 035-1 660 µm。木纤维顶端尖锐,底部有时分叉。纤维纹孔主要位于径向壁上,单纹孔,有微界。所有射线,轴向薄壁组织,导管元素,纤维都含有棱柱形草酸钙晶体,直径0.01-0.02 mm,晶体中因含有水合氯醛而呈现深红色。

划痕明显,新切口划于白墙或白纸,可见紫红褐色的划痕。木屑水浸出液有微弱的紫红色产生,并反映有黄色或微蓝色荧光;浸酒精立即冒出鲜艳的血红色(因心材内含丰富的紫檀素,紫檀素溶于酒精);置于乙醚溶液里为橘黄色,并在自然的亮光照射下有绿色荧光;在硫酸溶液中为深红色;在碱溶液中为紫色。

耐久性:印度人桑萨库马兰(L. N. Santhakumaran)在1996年的研究论文中记述了在印度西海岸的果阿(Goa)所做的82种印度产木材对海洋蛀虫的抵抗力试验,结果表明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是其中最为耐久的树种,在13个月中,只有40%的内部构造被破坏,另一种木菠萝(又名菠萝蜜,学名Artocarpus gomeziana)在9个月内被破坏50%,其余木材则在3-6个月内被完全摧毁。

2.3 利用价值

紫檀木在印度和近东地区利用已有超过4 000年的历史,在印度教和佛教中用于安神、恢复体质的药物使用,有燃烧或制作香包用于盥洗室去除异味等作用。紫檀具有优美的色泽,最好的力学加工性能。深紫红色有波状纹理的材质用于制作竖琴等乐器,特别是日本传统的三味线(Shamisen,是一种乐器),因为紫檀木具有易雕刻,易抛光的特点,所以非常适合于家具表面的复杂雕饰。几个世纪以来,有价值的紫檀木均被运往中国和日本制作高级家具,工艺雕刻,乐器及制药;在印度作为染料使用。图20和图21是印度的紫檀木雕工艺品和紫檀木片。

20

21

作为染料用材时,紫檀木一般被加工成片状材料作为提取色素剂使用(图27),提取的红色或紫色的天然染料分为好几个等级。主要的染色物质是紫檀素(即santalins1833年首次与santarubins分离开来),提取物又叫做拉坦贾里(Ratanjali)。染料物质可用于食物上色(鱼,肉,面包,酒),金属上光,纺织品染色(丝绸,羊毛,棉花,黄麻,皮革),化妆品(皮肤和染发),药片镀膜等。紫檀素溶于有机溶剂和碱溶液,但不易溶于水,在1%酒精溶液中是稳定的。鉴于在碱环境中的特点,可用于制皂业(将肥皂染为紫黑色),因为它具有华丽的深紫玫瑰色。在实验室,还可用于组织染色。

紫檀木医药名Rakta Chandana,用于阿育吠陀药Ayurvedic又称生命吠陀),被制成小型的片状、挫末或粗粉末,深红褐色,口尝略有涩感,刮磨后有微弱和特殊的香气,描述如下:形态为粗粉,红褐色或藏红色,无味。有“清凉”作用,用于治疗肿瘤,头痛,抗菌,皮肤病,发烧,情绪起伏,毒虫蛰咬,泻药,明目。


22 南亚当地人正在切割紫檀木

糊状木粉(含树胶)用于消除炎症和治疗头痛、精神紊乱和溃疡,亦被认为可治疗皮肤病和胆囊炎,与姜黄粉混合使用使皮肤光洁细腻,传统上作为爽身粉使用,在印度南部作为水和蜂蜜的黏贴物,治疗痤疮和面部伤疤。木材、树皮和叶可作为抗菌药,控制血糖水平及黄疸病等。每天用紫檀木杯盛水饮用两次还可治疗糖尿病。木材中含有异构黄酮葡萄糖甙,心材含有少量单宁,心材中分离出的木素可抑制肿瘤,木质和果实可做发汗剂,治疗肝胆感染和慢性痢疾。 将果实煎熬后,可作为收敛(止血)剂、强身剂用于治疗外伤。在意大利还用于治疗麻风病。

2.4 保护措施和贸易路线

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1967年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保护公约附录二中(Appendix II of the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面临的主要威胁为栖息地丧失,木材采伐等。有超过30个国家从印度进口紫檀木,日本是最大客商。日本客商购买各种紫檀制品,包括木片,木粉,但所给出的价格是不同的。印度政府对此的合法出口控制较严,尤其是原木,并且不允许出口纯紫檀木粉,安得拉邦政府林业局和维沙卡帕特南(Visakhapatnam)的个别公司具有法律许可的出口资质。合法出口多是木片和木粉等具有附加值的制品,主要出口向新加坡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再中转流往世界其他地区(紫檀木的贸易运输见图23)。


23 在尼泊尔查获的走私运输紫檀原木的卡车

紫檀木陆路运输多利用卡车从印度东南部产地拉往尼泊尔再进入中国,或进入印度东北部的那加兰(Nagaland),曼尼普尔(Manipur),米佐拉姆(Mizoram)等位于印、缅、中三国交界的诸邦 ,再出境外销。近年来也有少量原木在德里(Delhi)—旁遮普(Punjab)—列城(Leh,位于印度最北部的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一线通往中国的道路上被查获。

海路运输主要从泰米尔纳德邦的金奈港(Chennai)或附近小港口装运,常与黄麻袋,氧化锌,芥子油和盐混合,发往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Dubai),2009-2010年的前几个月,在金奈港经常有大批量紫檀原木被发现准备运往迪拜。

3 市场上与紫檀名称或外观相类似的木材

紫檀木Pterocarpus santalinus具有富丽的色泽(图24和图25),易抛光,易雕刻,稳定性好等特点,长期以来一直是家具制作,工艺雕刻的优异用材;其木材的内含物成分可被应用于化工行业的医药、染色等方面,使人们对这种木材总是有着大量的需求。由于紫檀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附录二(CITES Appendix II),加之生长缓慢,数量有限,地理分布区域狭小,材质却特别优异,造成了此木材在市场上缺乏稳定的供应量和渠道来源,因而人们也试图开发了几类其他树种,以期可以填补紫檀木的市场供应空缺,所以在市场流通领域出现了一些其他木种与紫檀相仿而使用其名的现象,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类。


24 紫檀木


图25 紫檀木

3.1 黄檀属树种

早在200多年前,便有从东南亚地区进口的几类黄檀属树种(图26至图28),进入我国口岸时被称为“紫榆”、“酸紫”、“海紫”、“红木”等名。这类黄檀属树种木材呈现深红至紫红色,有的具有深色条纹,切面具有酸味,暴露较长时间后,表面色泽呈现紫黑色,与紫檀木在长期使用后显现的紫黑色或褐灰色较难区分。但是在木材学家的手中还是可以将它们加以区别的,因为二者的薄壁组织,射线和导管等的形态都有所不同。现在认为这类东南亚产深红色的酸枝木应当包括交趾黄檀Dalbergia cochinchinensis(同种异名柬埔寨黄檀:Syn.D. cambodiana),桔井黄檀D. nigrescens等树种。这些黄檀属树种为中至大乔木,色泽为橘红,深红或紫褐色。除了颜色深红的黄檀属树种外,在亚洲一些地区还将黄檀属的其他类树种称作“紫檀”,如橘红褐色的奥氏黄檀D. oliveriSyn.D. bariensis),灰褐带有紫色条纹的阔叶黄檀D. latiforlia。这一般是源于地域习惯的不同而产生的对“紫檀”所包括的树种的差异。除酸枝木类外,亚洲有些国家有人工种植的紫檀木,但材质与天然林紫檀不可相提并论。


图26 交趾黄檀


图27 奥氏(巴里)黄檀


图28 奥氏黄檀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有从马达加斯加岛进口了几种黄檀属的紫色玫瑰酸枝木(Bois de Rose,图29),这些木材色泽美观,呈现深红色至暗紫玫瑰色,密度高,具紫色划痕,故以“紫檀”名称面世,但气味、导管内含物、薄壁组织与射线的交互形态却不同于紫檀。后经证实为卢维勒黄檀Dalbergia louvelii(又名卢氏黑黄檀),海岸黄檀D. maritima,诺荷曼黄檀D. normandii三个树种所组成的一类商品木种。


图29 马达加斯加玫瑰紫酸枝(Bois de Rose

3.2 紫檀属树种

紫檀属树种分布于全世界热带地区,约30种,只有原产于印度的紫檀Pterocarpus santalinus(红木紫檀/檀香紫檀)被认为属于紫檀木,但是很多知识性的介绍文章和贸易货单将紫檀属的其他树种所出产的木材也叫做“紫檀”,其实它们都应当属于花梨木或亚花梨。

非洲所出产的紫檀属木材中的一种颜色较深,为紫红色或褐色,在我国国内被叫做“血檀”,认为属于染料紫檀Pterocarpus tinctorius或变色紫檀Pterocarpus tinctorius var.chrysothrix,材质通常较轻,列入花梨木范畴,制成的家具成品花纹与紫檀木或红酸枝木相似。该种木材分布于非洲东部、中部和西南部,由多个变种组成,其中有的比重大近于沉水,或可列入紫檀木类,多数颜色为红色或浅黄色,仅属于花梨和亚花梨,以下简要列举一下这些树种名和产地:Pterocarpus stolzii P. zimmermannii见于坦桑尼亚,其中前者从坦桑北部的乌桑巴拉至南部的马拉维湖沿岸均有分布;P. tinctorius P. tinctorius var.macrophyllus产地安哥拉;P. chrysothrix分布赞比亚;P. albopubescensP. cabraeP. delevoyiP. hockiiP. kassneriP. odoratusP. velutinus均见于刚果民主共和国。染料紫檀特征见图30


30 染料紫檀木材

3.3 其他

在木材市场有时也见来自缅甸、婆罗洲或马达加斯加的漆树科树种(Gluta spp. 等属,商用名:任各漆Rengas,图31),其中有的品种木材颜色鲜红,与紫檀相类似,常被叫做“缅红木”、“小红木”、“西西木”、“任加斯”等。但这类木材比重轻,只为0.6-0.8 g /cm3,且薄壁组织带较宽并为轮界状,有较为明显的径向树胶道,都可与紫檀相区分开来。国内广西区出产的小叶红豆木Ormosia microphylla(图32)心材深红,色泽美观,也常以“紫檀”之名称面世。但显微镜下看,此木导管孔径大,内含黄褐色物质,射线粗,木材结构亦不及紫檀细腻。东南亚的一种达里豆Dialium sp.(又名摘亚木)表面经长期氧化后呈现深红色,从端面看,管孔配列形式,薄壁组织分布类型均与紫檀木相似,在微观下可见其射线形态与紫檀明显不同,是区别的依据。


图31 红漆木


图32 小叶红豆

木材市场上还有一种来自非洲西部的深红色木材,比重大,木屑酒精浸泡也有明显的深红色出现,被叫做“科特迪瓦紫檀”(图33至图35)。有些鉴定机构曾一度鉴定为紫檀属,后又改为黄檀属。经由广东鱼珠木材市场有关专家鉴别,已经排除了是紫檀属或黄檀属树种的可能性,后来国内学者依据此木的带状轴向薄壁组织明显及叠生的双列射线等特点认为属于斯铁豆Swartziasp.(又名铁木豆属)树种。据国内前往西非地区的木材商介绍,这个树种出产地有几个国家,其中早期多来自科特迪瓦(象牙海岸),是当地矿区内砍伐的原木,色泽深紫红色;后来又有来自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多哥和贝宁等国的类似木材上市,木材多为橘红至深红。本文作者在查阅有关外文资料和制作显微切片对照相似性树种的过程中发现西非出产的一种杂色豆Baphia nitida(中文名光亮杂色豆)与所谓“科特迪瓦紫檀”的许多特征相类似,Baphia nitida的商用名为Camwood(英语),Bois de Cam,Bois Rouge(法语),这个树种分布于从塞内加尔到加蓬的西非大部分地区,以塞拉利昂所出产的最为著名,树木小,心材材质非常重硬,深红色,与紫檀一样,木片和木粉用于制作红色染料,在西非的许多地区,当地人用来作为染色用途,由这种木材所得染料的染色能力强于很多其他植物中所提取的天然染料,从17世纪开始就出口欧洲,后又大量输往美洲。它的替代树种为贝宁等国家出产的短柔毛杂色豆Baphia pubescens(商用名Benin camwood),也可以提取红色染料,但这个树种的资源数量相对Baphia nitida较少。非洲共有约45种杂色豆,其中除了有作为替代紫檀木的树种,有的亦作为红酸枝木的替代品种。


图33 西非出产的“科特迪瓦紫檀”


图34 科特迪瓦紫檀”弦切面微观构造图


图35 红色和紫色的光亮杂色豆(科特迪瓦紫檀)

在国内的木地板市场上,多年以前就已经将来自热带美洲的紫葳科塔葳属Tabebuia(图36)的某些树种的商品材叫做紫檀。塔葳属遍布热带美洲地区,至少有几十个树种,花有黄,白和粉红等不同颜色,此属木材的统一商品名称为“依贝Ipe,也可叫做铁木(Ironwood),绿心木(Greenheart),轻木(Guayacan),五月花,风铃木等。该属木材有白,浅红,绿褐等多种色泽。我国进口的树种主要为齿叶塔葳Tabebuia serratifolia,商用名:依贝Ipe(巴西)、拉帕乔Lapacho(巴拉圭),多来自苏里南,巴西,玻利维亚和巴拉圭,木材颜色为橄榄式的黄绿色,极少见紫褐色,木射线叠生形成的波痕明显,心材含有拉帕醇树胶,遇碱变红,比重小于紫檀,这些特点都与紫檀有非常明显的区别,国内将同为南美洲的树种蓼木Triplarisspp.的商用名“蚁木”误定为此树种的中文名,并作为商品流通名已广泛使用。为什么会将心材仅为绿褐色的绿心葳定名为紫檀?一种可能的原因是从南美洲进口绿心葳坯料时,产地国家常将当地1-2种材质重硬的紫褐色铁木豆(绒毛斯铁豆Swartzia tomentosa平萼斯铁豆S. leiocalycina,图37)掺入其中销售,结果出现了有的绿心葳地板为深紫色,因此以“紫檀”的名称上市,取得了较好的市场认知度。这类紫褐色的铁木豆近年来已从南美国家成批量进口,因材质重硬,花纹美丽,已用于高级家具的制作。


图36 绿心葳


图37 平萼斯铁豆(黑铁木豆)

南美洲木材中还有一种桑科的树种窄叶饱食桑Brosimum paraense(图38)被用于地板及高级家具的制作,进口的锯材规格较大,材质重硬,结构细,色泽为红色(但偏浅),光泽度好,国内常以“南美紫檀”名称称呼之。显微镜下看这种饱食桑射线为异型非叠生,单列与多列并存,都是与紫檀的明显区分。


图38 南美紫檀——窄叶饱食桑

随着各类树种开发程度的深入,相信会有更多的类似树种来争抢“紫檀”这个延续数百年的名贵木材名称所开创的市场。


参考文献

[1]林仰三.亚洲产广义红木(心材):宏观识别检索表[J].中国木材,2000,(2): 11-13.

[2]林仰三.与《中国主要进口木材名称》的一些商榷意见[J].中国木材,2001,(2): 23-24.

[3]曾杰,陈青度,李小梅.世界紫檀属树种及其在我国的引种前景[J].广东林业科技,2000,16(4): 38-43.

[4]Latheef, S. A. , Prasad, B. , Bavaji, M. & Subramanyam, G. (2008).A database on endemic plants at Tirumala hills in India.Bioinformation2(6): 260-262 .

[5]Raju, K. K. & Nagaraju, A. (1999). Geobotany of red sanders(Pterocarpus santalinus) – a casestudy from the southeastern portion of Andhra Pradesh.Environmental Geology37(4): 340-344.


后记:本文完成于2010年5月,至2010年10月底全部已发表于国内有刊号期刊,原创版权及解释权属于本微信公众号。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