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处女和少妇的区别……

楼主:歪歪读书 时间:2020-04-30 04:44:48

01

这是一个汽车宾馆的豪华VIP情趣套房,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墙上还贴着几张十分露骨的海报,偶尔还能听见隔壁传来床剧烈震动的声音,和男女的喘息声,几根形状奇特的火红蜡烛正闪烁着淡淡的微光,忽明忽灭的,气氛显得有一丝诡异……

季雅凡对她现在所处的状况感到十分无语,她满脸无奈的坐在汽车宾馆情趣套房的超大席梦思床上。

身上红蓝相间的格子衬衫松垮垮的挂着,嫩白的胸脯一览无遗,下身也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裤,胸衣和裤子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床底的哪个地方了……

她漂亮的眉毛微微的皱着,经过刚才的剧烈运动,微微的喘着气,诱人的胸脯上下浮动着。轻叹了一口气,圆溜溜的大眼睛狠狠的盯着床边的方向。

床边的大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随意披着一件大白色的浴袍,露出胸前的古铜色肌肤,男人诱人的八块腹肌若隐若现。男人的双眼紧闭着,浓眉深锁,宽厚的左手轻轻地揉着鼻梁,右手上的的烟早就灭了……

时间回到一个半小时前,情趣旅馆套房内。

“我完成约定的话,你真的会给我10万酬金?”季雅凡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紧紧的咬着下唇,一脸严肃的问着。

“只要你能把我哥们伺候舒服了,钱能拿多少就看你的技术了。”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子,穿着略带浮夸的花衬衫,右手捏着季雅凡的下巴,轻挑的说道。

咚咚,门口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被两个男人扶了进来,男子的脸被眉前的碎发遮住,看不起他的样子,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酒气,看起来应该是喝醉了。

“都小心着点,伺候不好,你们都担待不起。”花衬衫手指着床边的方向,又转过身对着季雅凡,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把人给我伺候好了,钱少不了你的。”说完这句话,花衬衫带着两个仆人样子的男人离开了套房。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季雅凡和那个醉醺醺的男人。

季雅凡看着床上的高大男子,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嘴巴里还在絮絮叨叨的念着:“10万酬金……10万酬金……”

有了10万的酬金,爸妈的房子就可以不用被卖掉了。季雅凡想到和舅舅的约定,深深的舒了口气,她双手用力的拍了一下略微发白的小脸,慢慢的朝着床边走去。

那是一个面容英俊的男人,由于喝醉了,脸上古铜色的肌肤,透露着一抹微红,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有些随意的散在眉前。

02

季雅凡伸手摸了摸男人身上的深蓝色西装,料子一看就很贵的样子,季雅凡心想,不知道这衣服能卖多少钱,待会走的时候,趁男人不注意,顺便把衣服拿走好了。

不一会,男人身上被季雅凡扒的只剩下一件性感黑色子弹内裤。季雅凡左手托着下巴,嘴巴微微地嘟着,脑袋里使劲回想着自己家情趣店里面,卖的盗版片的内容。

要怎么和男人^片子里都是男人主动,女人不是只要叫的很激烈就行么……

毫无经验的季雅凡头疼的看着眼前光溜溜的男人,看着男人的子弹内裤,季雅凡眼神闪过一道精光,仿佛还能看见她头顶出现了一盏亮了的灯。

季雅凡颤抖着手慢慢的伸向了男人……

“你在做什么?”男人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皱着眉头,看着床边一脸纠结的奇怪女人,抓住女人正伸向自己的咸猪手,把她扯到自己胸前。

“你不是喝醉了么?”季雅凡被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是吧,他醒了自己还怎么对他那啥那啥啊!不对,男人醒了,自己只要负责在叫床就行了!

算了!豁出去了!不就是一层处女膜么!季雅凡突然把身子更加凑近男人,手贴着男人硬邦邦的胸,紧闭着双眼,把嘟着丰满的嘴唇朝着男人的脸靠近。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凛口气很不耐烦的又说了一遍。大手挡住了季雅凡的脸。

“我们来XXOO吧!”季雅凡边说边把裤子脱掉,解开自己的粉红色小可爱内衣丢到一边,扑向男人。

顾凛侧身闪开,喝的醉醺醺的让他的反应变得有些迟缓,躲闪不及,被季雅凡压在身下,女人的柔软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前胸,湿漉漉的嘴唇贴在自己脸上,白嫩而修长的大腿卡在男人私密的部位。

照着常理来说,男人应该禁不住诱惑,跟着就会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可是,顾凛除了心里有那么一点小骚动,身下的小伙伴还是安静的没有一丝动静……

顾凛十分懊恼现在的状况,为啥自己会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为所欲为?为啥自己被一个女人为所欲为了之后还丝毫没有反应?难道自己真的是性无能?

顾凛烦躁地翻过身,费力地压着季雅凡,季雅凡想到即将要到手的10万酬金,当然不肯乖乖听话,女人主动,男人挣扎,两个人翻来翻去闹了半天,但是就是没有成功发生关系。

“你不会是无能吧?”季雅凡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双手环胸,头发乱糟糟的散在胸前,眼神瞟了瞟男人睡袍底下裤裆的方向,自己这么主动色诱了还无动于衷,不是性无能就是同性恋。

“……”顾凛紧绷的身体毫无察觉的颤了一下,一脸严肃的样子,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床上衣衫褴褛的疯女人。

03

“要不就是同性恋?据说每个男人在遇见他喜欢的男人前,都以为他喜欢的是女人。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季雅凡”噌”一下的蹦下床,跑到男人面前,准备再次把她的咸猪手伸向男人的胯下。

“与你无关。”顾凛抓住这个老喜欢触摸自己的女人,把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甩到一边,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打算马上离开这个乱起八糟的地方。

“不行啊,你不能走,你走了我的10万酬金就没有了。”季雅凡看着正在穿衣服的男人,她无法想像父母唯一留下来的房子被舅舅卖掉,季雅凡一把扯过男人的西装,不行!10万酬金不能就这么没有了。

“不知羞耻的女人,你最好不要惹怒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顾凛瞪了眼她手上的西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情趣套房,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一脸无助的季雅凡。

季雅凡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她原以为只要有了这10万酬金,自己就可以说服舅舅把房子留给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卖身,可是现在什么都没用了。

咦?那是什么?男人的西装口袋里掉出来一个黑色皮质钱包,季雅凡打开钱包,里面有一大堆银行卡,一叠厚厚的红艳艳的毛主席,还有一张男人相片的省份证,季雅凡看着手里的钱包,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顾氏集团,顶楼办公室。

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烟灰色的地毯上,明朗而奢华。

顾凛躺在沙发椅上,闭着双眼,疲惫的揉着太阳穴。

这回真是大意了,居然着了那群损友的道。

没安静多久,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顾总,前台有位美女找您,说是归还您的丢失物品。”前台小妹小心翼翼地传达着。

顾凛眉头一紧,思考了片刻。

他立刻摸向自己的口袋,钱包果然不见了。

“让她上来。”没好气地回道。

前台小妹悻悻地放下电话,对季雅凡说道:“顾总就在办公室,小姐您可以上去了。”

季雅凡礼貌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踩着高跟鞋上了电梯。

走下顶楼的电梯,她一眼就看到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办公楼,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威压。

她迈着优雅的小碎步,敲了敲门,张口正要自我介绍,就听里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进来。”

她挂起招聘笑容,嗒嗒嗒地走了过去。

顾凛抬起头,淡漠地瞥了她一眼。

她立刻从包包里拿出钱包,放到偌大的檀木办公桌上,“顾先生,这是你丢失的。”

“嗯。”他将钱包收回,头也没抬,连句谢谢也没有,一切都接受得理所当然。

季雅凡眉头一挑,心中虽然不爽,却依然厚脸皮地笑着,“嗯那个顾总,我们说好的十万酬金呢?”

“什么酬金?”顾凛不明所以。

04

季雅凡笑呵呵地说,“就是嗯......我们如果那个那个了,你是需要支付我10万人民币的。”

“哦,”顾凛忽而不屑地勾起唇角,“敢情你原来不是约炮,而是出来卖的啊?”

季雅凡脸色一白,手指紧紧捏在一起,“顾先生也许醉酒忘记了,但你的朋友可是跟我提前就约定好了的。”

“那你管他们要好了,”顾凛脸上的嘲讽更浓,上下看了一眼她的身子,“何况,我根本就没有碰你。”

“你!”季雅凡顿时吃瘪,指着顾凛一脸高傲的脸,索性破罐子破摔,“姐是卖的又怎么样?好比你这个出来就含着金钥匙出身,不懂人间疾苦的人渣公子哥的强!玩弄女人算什么本事?我看你这么恶毒,上辈子就是死太监转世,所以这辈子都软着!无能男!活该你硬不起来!”

她一句话不带歇气的一口气骂完,最后一句话,还特意加大了嗓门,爽快地大笑三声,转过身就走出办公室,大力地甩上了房门。

安静的办公室,瞬间冷如冰窖。

即使盛夏的阳光穿透进来,也觉得十分寒冷。

顾凛坐在沙发椅上,就像一座冰封的雕塑,他紧紧捏着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可怕的阴郁气息。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一定不能饶过她!

顾氏集团大门外。

季雅凡将顾凛狗血淋头的痛骂了一顿以后,心里是十分的畅快,虽然事情办砸了,一分钱也没有拿到,但总好比委委屈屈地受着强。

看那人的嘴脸,肯定也不会给她钱了。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一看屏幕,是舅舅打来的,赶紧按下接听,“喂?”

“钱筹到了吗?”舅舅直奔主题,显然没有耐心。

她有了一些着急,“舅舅,你放心,我很快就能筹到了,再给我一周时间吧!”

“你还想要一周?”舅舅又好笑又愤怒,“一周以后,你等着给我收尸吗?马上追债的人就要上门抓我了,再拿不出钱,我这条命都没了,你还让我给你一周时间?!”

“舅舅,会有办法的,你再等等我吧!”季雅凡一边坐上公交往家里赶,一边劝阻,嗓子都急得带了哭音。

舅舅显然不领情,“我看你就是想拖,拖到那些人打死我,你就好一个人霸占这套房子!”

“不是的舅舅!”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舅舅一言打断,“我明天就会把房子卖掉,今晚你就搬出去,客人明天一早就会来看房!”

说完,他就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季雅凡急得不行,可这又是公交车,只能一站又一站得等。

等她终于赶回家时,家里已经完全变样了。

05

季国强像丢垃圾一样,将她的东西全部从卧室里扔到大厅,箱子、衣服、鞋子,洗漱用品,无一例外。

有些因为太大力的缘故,还被摔碎了外壳,液体流了一地。

季雅凡看到这一幕,强忍着泪水,一边收拾,一边阻止像发了疯似的季国强,“舅舅,借高利贷的人,还有一个月才会来,你再给我一周的时间都不行吗?!”

“交房转移房产证,这些都要花时间,现在不抓紧,我等着这房子给我埋尸吗?!”季国强咆哮着,一把甩开她,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她被狠狠扔到地上,手肘碰到碎了一地的玻璃杯,很快流了血,她赶紧捂住。

知道他又酗酒了,只好先不要刺激他。

季国强走进卧室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都已经被扔空,又去卫生间检查,发现没有什么东西了,他又来到客厅,指着坐在地上的季雅凡,“你可以滚了!”

“凭什么?!”她终于忍无可忍,“这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房子,凭什么让我滚,凭什么你可以卖掉它!”

“就因为我是你的法定监护人!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大,老子一点报酬都没有吗?!就连这房子你也要和我争,你就不怕被雷劈?”季国强劈头盖脸地骂着。

然后神经质地看了一圈屋子,最后落在一个猫窝上。

季雅凡发现不对劲,赶紧冲过去,快他一步跑到猫窝里,迅速抱走了猫咪富贵。

季国强抢了个空,只好抓起猫窝一起扔到行李堆里,“赶紧给我滚!”

一边说着,还一边用脚踹向她。

她赶紧侧身躲过,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走就是了!”

放下富贵,她垂着头,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忍不住垂泪。

从小到大,季国强都只把她当赚钱工具,从没把她当侄女看待。

要不是这房子,他早就对她撒手不管了。

刚小学毕业,她就在外面兼职,发传单,做一些简单的手工,再到后面自己赚钱自己念书。

他只顾喝酒借钱赌博,根本没有管过她。

她擦掉眼泪,忍着不再软弱,迅速将东西收拾好,将富贵放进猫笼。

起身,她冷冷地瞪向季国强,“房子你可以住,我也可以走,但是,你要是把房子卖给别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放完狠话,她大步离开了房间。

走到大街上,她随地坐在了一个大楼底下,看着已经快黑下来的天,心里说不出的惆怅。

她要怎样,才能筹到这笔钱啊?

A市郊区,一栋豪华的大别墅里。

顾凛刚从卫生间洗漱完走出来,头发滴着水珠,上半身裸露着,虽然没有夸张的八块腹肌,但线条硬朗,非常协调。

放在床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按下接听键,一边用干毛巾揉着头发,“说。”

“那名中医已经查到了,可是......”对方似乎有难言之隐。

他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拿过手机,“怎么了?”

那边叹了一口气,“这中医,十多年前就过世了,不过他有一个女儿,也许他会有一些医学笔记,被她女儿珍藏着。”

他身子微微靠在床头,“调查了吗?”

“还没,因为碰到了一些情况,”对方顿了一会儿,打算实话实说,“本来我们想上门查问,可是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被她唯一的亲人给赶出家门了,所有行李都被她带走了。”

“她现在在哪儿?”他问道。

对方立刻回复,“在中信大厦下面。”

顾凛挂断电话,立刻解下浴巾,穿上衬衣裤子,飞快地赶往中信大厦。

06

原本这件事没有达到刻不容缓的地步,可今天一早被那个女人,指着鼻子的辱骂,他却一个字也没有办法反驳。

瞬间,这件事就变得非常重要。

他必须给那个女人颜色看看,竟敢嘲笑他是太监转世。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当他驱车赶往中信大厦的楼下时,透过车窗,看见的不是什么中医的女人,而是一大早上指着他鼻子臭骂的季雅凡!

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季雅凡坐在毛毯上,背靠大厦墙壁,身边堆满了杂七杂八的行李,一副生无可恋。

当她想入非非,思考人生的时候,脚被人踢了一下。

她抬头,懒懒地一看,登时睁大双眼。

“卖肉不成功,又来装可怜骗钱了,小乞丐?”顾凛刻意拔高了最后三个字。

季雅凡硬着脖子本想和他吵两句,可今天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气没发出来,眼泪倒是流了出来。

顾凛低头一看,眸色顿时变得有些深沉。

他是不是把话说得太重了?

季雅凡举起手臂把眼泪一擦,转过脸,沙哑着喉咙,“你们有钱人,都这么无聊吗?看见穷人落魄,是不是心里特爽?”

“为了钱,你什么都愿意做?”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她一愣,看着他不像开玩笑的脸,随即脸一红,“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我也是第一次干那种事。你也看到了,没拿到你的钱,我现在有多落魄了。可这都不重要,我现在迫切地需要钱,是为了另一件事。”

“嗯,”不知他是否听进去了,语气有些淡,“跟我走吧,带上你的行李。”

显然,最后一句是重点。

然而季雅凡并不知情,只觉心口一暖,有些难以置信,“真的?”

他淡淡一笑。

“喵......

猝不及防的,富贵突然钻出她的怀抱,跳到他的脚边,用脑袋温柔地蹭了蹭他的脚。

她嘴角一抽。

这颗墙头草!

顾凛蹲下身,抱起富贵,提起笼子,起身走向轿车。

“喂!等等我!”季雅凡也顾不得煽情感动了,赶紧拉起箱子行李,大包小包地拖到了豪车旁。

顾凛看了一眼这些乱七八糟的破烂,内心平复了一些,这才绅士地过去帮忙。

豪车驱动。

季雅凡坐在后座,看着一闪而过的风景,内心有一种中了百万大奖的不真实感。

他带她回家,不会是要......包养她吧?!

07

一栋隐秘的别墅里,一应家具设施,都透着低调的奢华。

季雅凡惊讶得嘴都没有合拢过,从踏入别墅以后,内心的自卑感和距离感,油然而生。

慢慢的,她开始有些拘谨起来。

顾凛也没过多关注她,让李婶给她先安排一个房间,再顺带整理一下她的行李,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季雅凡躺在偌大又舒适的床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是不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实在难以解答,只希望她能顺利筹到钱,保住父母留给她的唯一财产。

“季小姐是吧?”李婶突然微笑地看着她,季雅凡赶紧站起身,恭敬地点了点头。

李婶笑了,“季小姐不用太拘谨,顾少爷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我在这儿工作了快十年,就像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他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不过季小姐还是他第一次带回家的女孩子呢。”

随和?不会吧。

季雅凡对这个评价相当不认同,但听到李婶说的后半句话,顿时愣了。

她是顾凛第一次带回家的女孩子,难道……

“他经常带男孩子回家吗?”她脱口而出道。

李婶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男孩子是有来过,但都没有过夜的。”

咦?

难道是她想多了,顾凛不是gay?

季雅凡捂住嘴,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不会吧,顾凛当真是性无能?





提示:以上内容已被大幅删减刺.激.情.节!!!

未删减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高.潮不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