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散文|佛珠

楼主:剑胆琴心 时间:2019-12-01 16:55:27

我对腕戴佛珠的喜爱,即如女人之于镯子。我曾想,假如有一天我有了钱,一定会给妻子买一只纯绿的翡翠镯子,而我则会买一串纯绿的翡翠佛珠。我又想,假如有一天我真的有了钱,仍然一定会给妻子买翡翠镯子,而自己则不一定会买翡翠佛珠。因为手头的这几串,虽不值钱,却已经很是让我喜欢了,尤其这一串。


这串佛珠,是在九华山买来的。说买,似不妥当,佛家人多说请,但我的确是买来的,讨价还价。想起九华山,就想起一个词:风雨飘摇。从上山到下山,整整三天,几乎一直下着雨。虽然在导游的鼓动和带领下,我们还是按照行程安排擎着雨伞转完了一个又一个景点,但如今回忆起来,只是眼前密麻麻下着的雨,耳边哗啦啦响着的雨。雨把一切都遮蔽了,就像做了一场湿淋淋的梦。


永不停歇的雨,把人的游玩兴致消弭殆尽。但上山当晚,我还是非常兴奋的。等导游把旅馆安顿好,我迫不及待跑出去到满街的小商铺挑佛珠。在往旅馆走的路上,我已经看到它们,心里痒痒了。


终于在一个玻璃柜台里,看到了躺着的这一串。十四颗珠子,刻了整部的八十四句的《大悲咒》,这还不足以让人喜欢吗?当然,我对佛经一无所知,可谁说一无所知就能够妨碍某人对某物的喜爱?问材质,店主说是绿檀木。印象中,檀木是很贵的,所以料想珠子也很贵。一问价格,开价八十。试着还价,几个回合下来,压到了四十,认为自己占了好大便宜,兴高采烈买回来,顾不得擦脸上的雨水,炫耀给同伴看,大家都无动于衷。

半个晚上,爱不释手。在我看来,佛珠真是适宜人把玩的东西,拇指拨弄,念念有词,循环往复,无休无止!我想,就为了这串珠子,回去后也得了解一下《大悲咒》,因为刻的虽是汉字,但是音译梵文,根本看不懂的。


戴着这串珠子,我开始了九华山之旅。除了雨,就是庙,无休无止的雨,大同小异的庙。终于厌烦了,每个人都厌烦了,大家都决计在旅馆休息,不出去了。但导游心不甘,好话歹话说尽,我们终于答应坐缆车上最后一座山峰,看她宣称的“最值得一看”的景点。谁料想,山上风更急,雨更大,数米之外即不见物,白白搭进一百多元的缆车钱,想必这里面有她们的回扣。因为受了导游的骗,下山路上,怨声载道。


在山上躲雨时,我走进一个小商店,结果又看到和我手腕上相仿的一串珠子。一问价格,十五元,看来山下店主欺生,我受骗了。仍然说材质是绿檀木,我就问檀木为何这般便宜。店主说绿檀木本就便宜,贵的是黑檀和紫檀。我甚至怀疑,这是否绿檀木也说不定。说到底,这就是批量生产的旅游纪念品。因为转了那么多庙,见了那么多僧人,居然没见着有谁腕上戴着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同样是受骗,这个却不恼怒,不知这是否也算佛家说的业障?甚至,因为山上便宜,我赶紧再买一串,只不过换了别种样式。因为买东西,落在队伍后面,我赶紧在雨中深一脚浅一脚追赶。


下了山,到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山脚下,雨明显小了,四周风景清晰可辨。我们沿着一条小溪走,七转八转,就转到一个尼姑庵前。结果,看到这样一幕:一个老尼姑,佝偻着身子站在庵檐下,一只手持一长串佛珠,另一只手朝我们不断勾动,招徕我们到她庵里拜佛。半只衣袖,被雨水打湿,让宽大的灰色僧服呈现出深浅两种颜色。满脸的皱褶,堆出谦卑的笑。缺了的牙齿,让笑显得既无助,又空洞。那一刻,我感觉面前的似乎不是佛门。而老尼姑的动作和表情,一下子让我想到城市的乞丐和站街女。


佛门境地,如此瞎想,罪过罪过——可事实分明这样。


那一刻,雨似乎完全停了。


据导游说,九华山共有寺院九十九处,想必此也为一处。同样是寺院,香火悬殊,有的旺得不成样子,各色人等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有的却香客稀疏,门可罗雀。我想,撇去种种冠冕堂皇,繁文缛节,她招徕游客,最终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香火钱!


突然心生不忍,我赶紧趋步离开,把老尼留给身后的人。


坐在车上,这幕景象在我脑海里久久盘亘。我用拇指拨弄着这串佛珠,想,所谓佛门,实质依托俗世而存在。常言说,佛门四大皆空,众生平等,看来只是一个哲学的意象。其实,彼岸和此岸,都是一样的。【完】


*张暄,1976年生,泽州县人,警察,二级警督。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散文学会理事,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晋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字见于《散文》《天涯》《中篇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山西文学》《黄河》《啄木鸟》《清明》《中国散文家》《都市》等刊,多篇作品入选各出版社年度选本,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病症》、散文集《溯》《卷帘天自高》。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