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评剧 崔连润《井台会》就是这个味 !

楼主:评剧名段大全 时间:2019-12-08 07:04:22

如果您还想看更多评剧名家唱段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每天一篇好文章】

  “这位就是镕铧从汴京请来的。”范镕铧意有所指。
  丁兆惠听言立即神色一正,朝金虔一抱拳:“丁兆惠有礼了。事不宜迟,请几位随我茉花村一行。”
  金虔一见二人态度便知范小王爷所说的那位家中有病人出手阔绰之人就是眼前这位,顿时喜笑颜开,忙颠颠儿跟上。
  五人一走,街上百姓见没了热闹可看,也都渐渐散去,街道恢复畅行,川流不息。
  可怜那几个被莫言点了穴道的家丁打手,硬是在路过众人的指指点点戳骨耻笑之下硬生生熬过了一个时辰,在穴道自行解开后踉跄逃走,好不狼狈。
  两日后,云容社牛、高、江三位公子哥乃是断袖的言论风靡杭州城,三位公子身心深受重创,卧床近半月之久,期间云容社销声匿迹,杭州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茉花村,距西湖五里之外(茉花村本来在松江府,此处为了剧情需要,就勉为其难搬个家吧~),村中百余口人,以丁氏家族人丁最盛。丁氏一家世居于此,代代习武,以武传家,代有才人出,这一代更是出了丁兆惠、丁兆兰弟兄二位人杰,武艺高强,颇有侠名,江湖人称丁氏双侠,可与陷空岛五鼠齐名。
  一行人由丁兆惠领路,不过半个时辰就来到村口,村口早有丁家小童等候多时,丁兆惠令小童先行由捷径送信,自己陪范镕铧一行在后慢慢而行。
  通往丁家的路径两侧皆是绿油油的树林,幽深凉爽,偶有斑斑阳光透叶洒地,林间百鸟鸣唱,清风徐徐,令人神清气爽,犹如身心被清泉洗涤一般。
  一路上丁兆惠倒再未多说家中病人一事,反倒是十分殷勤向众人介绍周遭景色,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丁二侠眉宇间似有忧色,显是中毒之人与其关系匪浅,众人都暗自猜测这中毒之人到底与丁家是何关系。
  只有金虔,虽然也是在冥思苦想,但想的内容却与众人大相径庭。
  丁兆惠……丁氏双侠……
  好熟啊……到底在什么地方听过?
  可将脑海里所有脑细胞都调动了个遍,金虔也未想出个所以然。
  众人走了约半盏茶功夫,眼前豁然开朗,但见一片青石鱼鳞路铺展开来,石路尽头乃是庄门,上挂一块乌木牌匾,上书“丁庄”二字,广梁高耸,大门开敞,台阶上立有一人,后围随一队庄丁执事。
  待众人临近,见那人下阶迎上,满面笑意,口中呼道:“范老弟,你可让为兄好等啊!”
  见此人,身着青领蓝底长衫,头扎方巾,腰系裹带,往近一走,除了范镕铧一脸喜气上前打招呼之外,金虔、莫言、邵问三人都吓了一跳——此人相貌竟与那丁兆惠一摸一样,只是肤色稍白,举手投足间较丁兆惠更稳重一些。
  范镕铧一见三人都是一脸呆愣,不禁呵呵乐道:“这位就是丁兆惠的同胞双生大哥丁兆兰,怎么样,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三人这才明白,忙抱拳施礼。
  丁氏兄弟请众人入庄坐主厅,茶点上罢,丁兆兰开口入正题。
  “范老弟,你信中说请了一位医术不得了的人物,不知是哪一位?”说到这,丁兆兰目光在金、莫、邵三人身上扫了一圈。
  范镕铧望向金虔,道:“正是这位金虔兄弟。”
  此言一出,丁兆兰顿时一愣。
  丁兆惠挠挠头,问道:“小范啊,刚刚在街上人多嘴杂不便多问,看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难道当真有你信上说得‘如华佗在世,扁鹊再生’那么厉害?”
  范镕铧一脸自豪:“绝无半字虚言!”
  丁氏兄弟见范镕铧如此酌定,顿时安心不少,此时再看金虔,但见此人双目炯炯有神,隐隐发亮,精神奕奕,神采飞扬,果然有少年英雄的高人风范,二人望着金虔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意。
  可惜二人此时听不见金虔心声,否则定要喷出两口郁闷血不可。
  金虔细眼中的灼灼光华不为别的,只因刚刚进门之时已将大厅内的各个摆设鉴定评估完毕,目前正在估价:
  紫檀木桌椅八件套,市价三千两以上,大古董花瓶3个,市价八百两以上、小古董花瓶7个,市价六百五十两左右,好茶一壶,难得上品,精致点心六碟,看这卖相到茶楼里至少一两银子一盘……好!非常好!看来范小王爷诚不欺咱,这丁家果然家底殷实,想必这出诊费肯定不菲!
  丁氏兄弟自是不知金虔本性,可范小王爷一行人一路上对金虔的那点小心思可摸得十分清楚,此时一见金虔此种模样,不由都暗道不妙。
  “咳咳……咳咳!”范镕铧干咳数声,却不见金虔有任何反应,忙一个眼色飞给莫言。
  莫言坐在金虔旁侧,距离不过半尺,直接一脚踹在了金虔的小腿骨上。
  “哎呦,谁踢我?”金虔回神怒叫,但一看莫言的冷眼,立即换上一脸笑意,“莫兄有何吩咐?”
  “小金!”范镕铧忙提高几分声音唤起金虔注意力,“如今事不宜迟,你就速速为病人诊脉祛毒吧!”
  金虔这才反应过来,一看众人都盯着自己,立即肃颜皱眉,摆出一副神医的架势,抱拳道:“公子所言甚是,那就烦请二位少侠带路。”
  丁氏兄弟一听自然乐意,忙唤来侍童吩咐好好伺候范镕铧主仆三人,请金虔入后院。
  三人穿庭廊,跨木桥,入内园,足足转了一刻钟,才领金虔来到一座二层精致小楼前。
  只见这座小楼,位于碧树绿池之间,青墙褐柱,挑檐斜飞,水映倒影,鱼逐花香,真是楼景相融一色。
  金虔环顾四望,更是满意。
  住在如此高档楼阁内的人物,定是“贵”人。
  丁兆兰在前引路登楼,丁兆惠在旁为金虔解释:“金小兄弟,中毒之人乃是我二人的胞妹,自小被我们兄弟两个惯坏了,若是言语中有冲撞之处,金小兄弟可要多担待啊!”
  “无妨、无妨!医者父母心嘛!”金虔摆手豁达道。
  啧啧,只要出诊费够多,就算是诊治十殿阎罗咱也豁出去了!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二楼丁家妹子闺房外,丁兆兰轻轻敲了敲门,轻声细语道:“小妹,范老弟从京城请来的神医到了,你开门吧!”
  一句话引得金虔不由侧目。
  这丁兆兰方才在大厅谈吐间颇有大家风范,如今见了自己的小妹却像兔子一样服帖温顺,再看那丁兆惠,也一改之前嬉笑面孔,连落脚都有些小心翼翼。
  看来这丁兆惠果然所言不虚,这兄弟俩确实把这妹子当做心头肉一般。
  以这个剧情发展,屋内的这个大小姐八成是个刁蛮跋扈的角色。
  可是出乎金虔意料,门里传出的声音却是十分温婉动听:
  “大哥,小妹这毒已是无解,大哥何必再做这无用功。”
  丁兆惠一听就急了,抢前一步呼道:“小妹莫要听之前那些个庸医胡说八道,小范请来的这位神医医术超群,可比肩扁鹊华佗,小妹你把门开开,莫要怠慢了神医才好!”
  许久,才听屋内传来一声叹息。
  “门没锁,进来吧。”
  丁氏兄弟一听喜不胜收,赶忙推门请金虔入内。
  金虔却是满头黑线,暗道:感情磨叽了半天根本就没锁门啊,真是浪费口水。
  屋内居中竖立一扇画竹轻纱屏风、檀木桌椅旁置,雕花小柜一组靠墙而设,乌木妆台临窗倚床,红木架床绸丝罩帐,清雅素丽,凡中隐贵,足见屋主品位不凡。
  床上坐卧一人,手持一本书册,见三人入室,放下手中书,轻叹一口气道:“大哥、二哥,你们这是何苦呢……”
  但见这名女子,青丝抚肩,未施粉黛,柳眉杏目,樱口玉肌,静静坐于床幔间,庄静秀美,只是面色隐隐泛青,怕正是丁氏兄弟所说的怪毒之症。
  就听丁兆兰一旁道:“金小兄弟,这就是舍妹月华,半月前出门不慎被毒蛛咬伤,中毒颇深,饮食无意,四肢无力,我兄弟二人请了方圆百里的名医前来望诊,都说已是无救,还望金小兄弟妙施神手,救舍妹一命,大恩大德……金小兄弟?”
  丁兆兰说到一半,方觉不妥。
  只见金虔细目圆瞪,直直盯着丁月华,口中倒吸凉气,面色铁青,震惊非常。 
  姓丁……名月华……
  丁、丁丁丁月华?!
  啊呀呀!是丁月华啊啊啊!
  咱就说这丁氏双侠、茉花村这些名儿怎么这么熟呢!
  丁月华不就是那猫儿的未来老婆!丁氏双侠就是猫儿未来的大舅子、小舅子,这丁庄根本就是猫儿未来的老丈人家啊!
  有没有天理啊,第一次出诊对象居然是顶头上司的老婆,这、这出诊费还怎么收啊啊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打算情人节更新滴
不料,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爬走
这一回登场人物比较多,光人设就折腾了一个月,累死了
话说都情人节了,小金和猫猫还在两地分居中,默哀
丁月华出场了,撒花
期待她的童鞋们很高兴吧
话说真的有人期待吗?
下一回猫猫和小金就可以重逢了,虽然是很(哗——)的重逢
坏笑中
春天了,喜欢冬眠的墨心终于清醒了,希望码字速度可以提高,阿门
*
另:李刚的案子终于有判决了,有所安慰啊
春晚很无聊啊,早知道就带笔记本码字了,浪费了大好的大年三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