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人间最美,是清秋

楼主:哲语启示录 时间:2019-01-16 06:59:12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

千里江山寒色远,

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清秋,是明净,是绚烂,是埋藏在岁月风骨里的温润与美丽。


没有哪个时节,能像清秋时节这样惹人动情。



当夏日的余热退场,秋水般明净的风就接踵而至了。


清秋,像个素净温婉的女子,不动声色地穿过时光的罅隙,晕染了季节的眉梢。


一份明朗,一份热烈,一份薄凉,如果说秋天是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那么清秋便是最美的开篇。



淡淡的风吹进了心海,拨动了心弦,携风轻云淡的心情,坐在桂花树下憧憬,遐思......


任一袭暗香弥漫在尘埃里,是种难得的美丽。


怀着一颗平静的心,寻找一份如秋的清宁,才发现人生就像一场落叶匆匆,所有的过往只是浮华一梦。



清秋是一本禅意深远的经,一首浪漫高远的诗,辽阔、静谧、怡淡、绚烂和寂寥。


无言,无语,就是一种禅境。


一片枫林,一黛远山,一江秋水,几痕江渚,数点白鹭沙鸥,秋便有了淡淡的远意。



秋,是静谧的,少了春之萌动,夏之燥热,冬之冷冽,更有一种别样的风韵。


既有小家碧玉的亲切,又有大家闺秀的含蓄,撩动着,又沉静着。


深沉而浪漫,宁静而热烈。



余音袅袅,秋景正好。


秋风——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


秋风送爽,秋风吹拂着大地,吹走了心伤者的心结,吹淡了孤单人的寂寞,吹散了那一季的往事,如烟……



秋雨——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伫立雨中,寒意袭上心头,遥望无际尘世,不知哪里是归处。总希望安定生活,不再漂泊,不再无依。可过程总是让人少喜多忧,忐忑过活,忧上眉头。



秋声——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一管洞箫,一张古琴。随着舒缓的音乐,让灵魂漫步水云之间。那箫音和琴音,远远的,若有若无,一吹一奏,便是秋凉如水的空灵。



秋叶——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其实,我们也不过是一片叶子,随着风儿匆匆的飘来飘去,从没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称之为永远,但总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是我们的秋天。



秋色——


雨侵坏瓮新苔绿,秋入横林数叶红。


秋色的美丽,是由内往外长出来的,宛如岁月的沉香,格外细腻,分外耐品。它没有娇气,更无霸气,是心如止水的灵动,一如林外之风的洒脱与野逸。



秋月——


月光浸水水浸天,一派空明互回荡。


秋月明,秋蟹肥,秋日桂花皎洁;秋草黄,秋叶落,秋水共长天一色。



秋菊——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煮上一壶酒,泡上金黄的菊,馨香的桂,也就泡上了秋的丰润,秋的饱满,慢慢啜饮,亦有一种风流的高意。



秋思——


故人万里无消息,便拟江头问断鸿。


秋愁——


莫道身闲总无事,孤灯夜夜写清愁。


易安居士“红藕香残玉簟秋”,温婉地写出了闺阁相思。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更是写尽了天涯沦落人的万千悲情。



秋兴——


西风吹叶满湖边,初换秋衣独慨然。


秋怀——


出门未免流年叹,又见湖边木叶飞。


静对一江秋水,一山秋色,灵魂也随之轻了,空灵了,慢慢飞到了高处。远离尘世的喧嚣,感觉格外宁静。



秋梦——


清梦初回秋夜阑,床前耿耿一灯残。


秋忆——


砧杵敲残深巷月,梧桐摇落故园秋。


秋天是一个寂寞的季节,落叶纷飞,草木枯荣,很容易让人感伤,也很容易让人回忆。



秋味——


蟋蟀独知秋令早,芭蕉下得雨声多。


秋悟——


人人解说悲秋事,不似诗人彻底知。


清秋,有沙场秋点兵的豪迈,有江心秋月白的空灵,有秋风扫落叶的狂放,有万籁俱寂的宁静,有十月小阳春的盎然。


水天一色,云蒸霞蔚,万里霜天,层林尽染。绚丽与萧瑟同在,奢华与简洁共存。自然和谐,悲壮苍凉,温润静美,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秋天,如诗,如画,如梦。


秋是美的,美在清、高、旷、远、静、净、深、厚、大。


清高里有着恬淡,旷远里有着精深,静谧里有着清净,厚重里有着博大。



宋代无门和尚佛偈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人间最美是清秋,静对一山一水的月光,静听秋虫的啁啾,山水的清音,秋风走过树叶的窸窣,桂花落地的微音,寻找自然的天籁,内心的梵音。


人生不过是一半风雨,一半晴天,四季轮回才是人生的常态。


来源:网络


今日哲语:

问曰:如果没有衰老病变,也就不会有死亡,然而疾病可以疗治,衰老可以延缓,若用金丹妙药则可长生不老,永远不死,所以对死亡不必畏惧。

老病可治故,汝无畏死者,
后罚无可治,汝极应畏死。



---《中观四百论广释圣天菩萨 造颂 法尊法师 译颂 索达吉堪布 著疏

如果以为老病可以对治,你就对死亡不畏惧,然而最终死主的处罚是无可对治的,所以你极应畏惧死亡。


死亡是三界众生谁也无法逃避的处罚。虽然对一般疾病有种种医药可以有效地治疗,以断除它对色身的损害,对衰老也有一些抗衰老的特效药或一些特殊方法对治。在古代,世界各地都有许多金丹之类长生不老药的传说,现在国外医学界在抗衰老方面,也有很大进展。台湾有一位八十岁左右的富人,不惜花费巨资服食特效药物,据传一直保持着二十余岁时的容颜。但是,不论有情采取何种方法,即使能对治老病,对最后死神的处罚,却是谁也无法对治。在死亡面前,任何金丹、仙术、威势等等,起不到丝毫作用,因此在三界之中,从来就没有一个有情逃过了死神的处罚。《解忧书》中云:“地上或天间,有生然不死,此事汝岂见,岂闻或生疑。”“大仙具五通,能行于虚空,然而却不能,诣于无死处。”除了趋入内教证得长寿持明果位的圣者,如虹光身成就者莲师、布玛目札等,此外谁也不可能摆脱死神的掌握。所以作为低劣的凡夫众生,即使能暂时抵抗老病,然而有什么办法不怖畏死亡呢?


譬如说一个大国王要铲除某位横蛮的大臣,开始时派其他将军去,那位大臣都能抗拒,以种种方便或武力躲过惩罚,然而最后国王亲自领兵围剿,这时他也就再无能力抗拒了。众生如同大臣,死主如同国王,开始时即使能抗拒死主派来的老病将军,然死主亲自降临时,怎么能抵抗呢?如近日被处死的某自治区领导,他虽然有种种手段超越地方政府的法规,而不受惩罚,可是当中央政府的严令出现时,他也就无法可施,只有束手就死了。同样,对凡夫有情而言,死主的惩罚谁也无法逃脱。还有一个比喻说,洗衣服的人将婆罗门的衣服弄坏了,能以种种方法使婆罗门无法伤害他(喻有情可以用方便抗住老病),而将国王的衣服弄坏了,他也就回天乏术,定会受到国王的惩罚(喻死主无法抗拒)。甲操杰论师在注疏中说:月称论师于其注释引了与此不同之喻,谓损坏王衣者能以悦耳歌赞对治,然而对死主却无法以请求而对治。然细阅月称论师的注释,此观点是引用其余注释中的说法,而非其自宗之义。

      ---索达吉堪布(中观四百论广释讲座节选)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阅读全文

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



阅读哲理美文,丰富自己人生。


---公众号“哲语启示录” 提供深度好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