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木材价格平台

古文讲析《伤仲永》(二)

楼主:非常家长屋 时间:2019-11-07 16:39:35


艾途是专注于亲子作文学习的家长交流平台,定期推送家长关注的升学资讯,学习方法,家长经验等优质内容。喜欢请关注或者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古文讲析《伤仲永》(二)



继续来讲王安石的《伤仲永》。

伤仲永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父异焉,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父利其然也,日扳【通“攀”】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


余闻之也久。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


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贤也,不受之人,且为众人;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


仲永写的第一首诗,就是孝悌,我们是不是可以读出隐含的另一个意思?人生的第一堂课,就是孝悌!这个孝悌,为什么如此重要? 今天通过一个故事我们来体会这个孝悌的重要性。


在《东周列国志》里面,就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当时管仲病重快死了,齐桓公去问他,谁可以接替他的职务?桓公曰:“然则易牙何如?”仲对曰:“君即不问,臣亦将言之。彼易牙、竖刁、开方三人,必不可近也!”齐桓公问管仲:易牙这个人,如何?能不能当接班人?管仲回答说:老板,你就是不问我,我也会告诉你,易牙、竖刁还有开方,这三个人,不能太亲近。


桓公曰:“易牙烹其子,以适寡人之口,是爱寡人胜于爱子,尚可疑耶?”齐桓公不解地问:易牙这个人,把自己的孩子杀了,来满足我的胃口,说明他爱我胜过爱自己的孩子,怎么能说他不能亲近呢?这里就有一个“易牙烹子献王”的故事。说的是当年齐桓公当了大王,易牙是桓公的厨师长,有一天桓公就对他的厨师长说:天下美味我都吃过了,唯独没有品尝过孩子的味道。我听说处子的味道非常鲜美,不知是不是这样的?于是这个厨师长回到家,就把自己的亲生孩子杀了,然后烹了让桓公吃。所以桓公就很喜欢易牙。当管仲说不能亲近易牙的时候,桓公就很不理解。


我们来看管仲是怎么回答的——仲对曰:“人情莫爱于子。其子且忍之,何有于君?”管仲回答说,人的情感中最深的,莫过于爱子之情,但易牙都能够忍心把自己的孩子杀了,这样的人能够对齐君怎么样呢?又会好到哪里去呢?这句话是有道理的,非常有道理!我们不扩展开来讲,但有个问题让大家来思考:我们对自己的孩子都亲近不起来、都不能真正地爱起来,那又怎么可能对朋友、对同事、对别人亲近起来、真心起来呢?


桓公曰:“竖刁自宫以事寡人,是爱寡人胜于爱身,尚可疑耶?”于是桓公又问到了第二个人——竖刁,这也有一个故事。当年竖刁为了讨好、亲近桓公,为了能时时侍候桓公,就把自己阉割、自宫了,成了太监。齐桓公就问:竖刁这个人,为了能够亲近侍侯我,自宫了,他爱我之身胜于爱自己的身体,用这样的人,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仲对曰:“人情莫重于身。其身且忍之,何有于君?”管仲回答说:人情之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自己的身体,如果自己的身体都不知自重、都能够忍心自宫,对自己身体都不在意的人,又怎么能对你桓公好呢?


桓公曰:“卫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于寡人,以寡人之爱幸之也。父母死不奔丧,是爱寡人胜于父母,无可疑矣。”于是,桓公又问到了第三个人。他说卫国的公子开方,都不想继承千乘之国的遗产,而到我们国家做我的公务员,他以能得到我的重视为幸。自己的父母去世了,也不回家奔丧,他爱我胜于爱自己的父母,这样的人忠心耿耿,用他应不是问题吧?


仲对曰:“人情莫亲于父母。其父母且忍之,又何有于君?且千乘之封,人之大欲也。弃千乘而就君,其所望有过于千乘者矣。君必去之勿近,近必乱国。”管仲回答说,人情最亲的莫过于父母之情,而这个人对于父母之情如此淡漠,父母去世了都忍心不回家奔丧。这样的人对自己的父母以这样的态度,那对于齐老板你,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并且他本来就有好的遗产可以继承,但如今他不要这份遗产,一定是舍“千乘”之遗产来求“万乘”之遗产。所以建议你一定要远离这些人,如果太亲近而重用了,国家必乱。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一个是不爱其子、一个是不爱其身、一个是不爱其父母。爱不爱其身,我们在学古文的时候讲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身体肤发受之于父母。”这些话讲的就是要爱自己。为什么要提倡这样?爱自己才能爱别人;孝父母才可以孝天下,讲的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我们回到这个历史故事上来,后来齐桓公确实死得很惨。他年老的时候,这三个人把桓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用泥石封起来,只留一个透气的洞。死后数月也没有人知道,身上爬满了蛆虫,全身恶臭,一代霸主却是这样的惨死!


讲这个故事,目的是要让大家真正地认识孝、悌——人情莫爱于子,人情莫重于身,人情莫亲于父母。这三点是人性的自然,是生来就有的。我们讲过,这个孝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是人就要这样做,这是人与动物的差别。在《东周列国志》里,管仲就讲“人情莫爱于子,人情莫重于身,人情莫亲于父母。”这三点也是人性的自然,违反了、背离了人性的自然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用《论语》中孔子的话来讲,别说是背离人性的自然了,就是“巧言令色”的人,也“鲜矣仁”,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仲永在人生的第一个作品中,讲的就是孝悌。这个地方的意思很深,换句话来讲,作者做这样的安排,也是用意很深的。我们讲过,孝悌之道是大福报。任何教育、宗教,都会把这个“孝悌”放在第一位。仲永的第一个作品是孝悌,我们从因果福报来讲,文由心生,正因为孝悌之心的种子在心田里种得太久了,所以一下子就表现、显示了出来。因果是明了的,这个深意大家一定要读出来。


好了,我们在此不深谈,回到原文上来。“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于是仲永的父亲,就把仲永写的这首诗,让乡里面的读书人传阅欣赏。自是”,就是自从、从此的意思。自是,为什么就是“从此”呢?这里再讲一点读古文的技巧:我们组个联合词——自,自从;自就是从,从就是自。是,我们常讲“这是”、“这就是”;“是”就是“这”。“这”就是“此”,所以自是”就是从此。我们说“这人”,也可以说“此人”;这与此,此与这,是同一个意思。这样我们就深入了解了,自是”就是从此的意思。


所以,我们说读古文,学文科,也是需要理解的,不是死记硬背的。理解了,何必要背呢?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从此以后,这个仲永就一发不可收拾,才能就全都显现了出来。“立”是立刻、马上,也许比曹植的“七步诗”还要快。“就”是成就,是完成。这就是我们通常讲的“功成名就”,就”即是成。随便指一个物、命一个题,仲永就能马上做诗、写文一首。


其文理皆有可观者。什么叫文?什么叫理?通俗地讲,文就是文采,字词的准确、美感;也可以说是修辞,是词藻的华美。当然,这个文,也是纹,是动物比如老虎、斑马身上的纹,很漂亮,很有观赏性。这个纹,光有纹还不行,还要每个纹之间搭配合理、构图一致,这就叫理。比如,老虎的身纹,如果横七竖八的不成章法,那是涂鸦,不是理,就不好看了。这个道理大家明白吗?以此引申,我们也知道树也有纹理,人们可以通过树的纹理,来鉴别这是什么木材、那是什么木材。红木有红木的纹理,檀香木有檀香木的纹理,鸡翅木有鸡翅木的纹理。所以说,这个理,就是规律、就是结构、就是整体。


文章也是一样的,光有文不能叫好文章;光有华丽的词藻,没有严谨统一的理,不能叫好文章,那只能叫哗众取宠,也叫“绣花枕头”。这个“理”,不能简单地理解成“道理”,要深刻地理解成“条理”。说得远一点,我们一般说别人讲话,是指别人说话有条理,而不是说别人有道理。大家都长着一个几公斤的脑袋,道理谁都会讲,但要讲得有条理、让人信服,这个就不容易了。一篇文章中的理是什么?我们以前讲过,这个理就是一座大厦的钢筋混凝土的结构,这个是文章的支撑。什么是文呢?就是一块块的砖。钢筋混凝土是本质、是主体,再码上砖做一下外装修,这个楼就结实好看了,这就叫文理。


我们从现实生活来看,现在的小学、初中教育,实在是有问题。小学、初中老师对作文的理解,往往只强调了这个“文”,所以总让孩子抄词、抄句,抄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九年)下来,孩子还是不明白作文为何物。大体上来讲,到了高中,孩子才初步明白作文原来是这样的——有理的。所以我们这个群,就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功夫作文”,就是要从入手。这个理要是明了了、掌握了,就得了真正的写作的功夫。


说点个人的体会,本人认识到这个理就更晚了,是在工作以后了。之前认为,好的作文一定是要充满华美词藻的。后来到了单位,写的东西让老师傅一看,就把那些个华美的词全砍掉了!当时砍得我真是心疼啊,可是砍掉后一看,才慢慢明白什么叫了。换句话说,当时砍掉的不仅仅是华美的词藻,砍掉的更是十多年来我对语文、对写作的错误认识,砍掉的是中国语文教育的误区。这么一砍,也是对中国语文教育的莫大讽刺。


大家再细想一下自己的孩子,如果写作还有点水平的话,哪一个是自己的语文老师教出来的?说得再严重一点,再过分一点,我们的孩子作文写得好,就是沾了与仲永一样的天分罢了,与老师有什么关系?大家去深究,是不是这个理?我们不是在愤青,而是要看到事情的本质。这个文理,我们就讲到这里,希望大家能明白文章的结构。


我们曾在《岳阳楼记》里,讲到了这个结构、这个理的意思。今天再把以前我在讲解《岳阳楼记》时的话,重复一下:没有逻辑、没有推理的文章,是没有功夫的。经得起推敲咀嚼的,才是有功夫的文章。文章的功夫,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严谨的结构上,而不是单纯的在文字上。我们学校往往强调孩子的文字,而忽视了结构,这是很多孩子看了不少课外书、肚子里有不少货色,但就是写不出好文章的原因。没有结构、不成章法,就如盖房子没有结构一样,再垒很高级的砖,也成不了高质量的楼,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来学正文中的下一句话。“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读书一定要读细,前面讲到“传一乡秀才观之”,讲的是乡;而这里讲的是“邑”。这个“邑”,还有前面讲的“乡”,都是过去行政区域的划分。现在我们国家的行政区域的划分,是从户开始到村、再到乡(镇)、再到县、再到市、再到省,大体就是这样的。从春秋战国一直到秦统一中国,中国的行政区划分就经历了一个大的变革。然后随着历史的发展,就有了郡、有了州,一直发展到现在的样子。省、市、县、镇、村、户,这样的划分,也表现了统治阶级的管理水平。我们要通过这个行政区的划分,来以小见大。因为有了省、市、县、镇、村、户,所以就有了省长、市长、县长、镇长、村长、还有户主。因为有了这些长,就有了公务员,就有了国家机器。所以,我们又可以捋出一条线索:行政区的划分与行政职务的设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是与一个国家的管理水平有关系的,这里就不扯远了。


曾经有人问我,州大还是郡大?呵呵,看过《三国志》的就知道,当然是州大。过去我们讲“九州方圆”,中国是由九州组成的。这个就有点像我们现在的,只能类比,但不是同一回事,这一点大家要明白。所以,我们有的时候看解释,说这个“邑”就是县——这样对孩子讲,也未为不可,但是真正的,要明白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县,怎么能叫县呢?就是叫邑,只能说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县。县是明清时期才发展起来的。


通过读本文,我们要知道,这个时候仲永的名气大了。原来是乡人知道,现在是一邑人知道了,名气大了,成了名人了。这个要读出来,不要一会儿乡、一会儿县的,光是嘴上读,心里却还糊里糊涂的。“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稍稍”,就是渐渐的、慢慢的;“宾”,这里就是名词作动词,本意上讲,是以……为宾,“宾客”一起,就是以……为宾客。意思是,慢慢的大家就开始招待仲永之父了。“或以钱币乞之”,这个“或”,就是指有的人。因为仲永的文章写得特别好,所以慢慢的就有人请仲永爹吃饭,还有的人花钱请仲永写诗、写文章。


“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仲永的父亲看到有利可图,于是就天天扯着仲永四处拜访,不让他有所学。这是直译。这个“环”字,我们之前的讲课中提到过很多次,就是四处。由此我们可以来想两个意境。一个意境,我们可以想象到,现在有一些卖艺的孩子从小失学,就由家长拉着,四处临街卖艺。这个仲永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的,以一己之才来卖艺,从小就失学,这是第一个意境;第二个意境,我们还要深想,现在的小学生从小就开始了奥数学习之旅,由老爹老妈带着四处表演自己的心算、珠算、口算。这两个意境,就是仲永的现状。我们读古文,要读出今天的味道。


为什么我们要讲这两个意境?因为有句话叫随文入观。什么叫随文入观?通俗地讲,就是身临其境。读书一定要随文入观、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更深的意趣。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才能了,这个才能能卖钱、能换银子了,于是老爹老妈就开始四处主动出击、打广告、贴标语,开始自己的营生了。这个,就是仲永的现状。大家是不是明白了?是不是能体会到了?是不是能随文入观了?


再提前说一点,我们知道,事后这个仲永混得连普通人都不如。为什么?为什么连普通人也不如?这个问题大家要思考。我们提前把问题摆出来,大家去思考。为什么仲永越来越不行?按理说,仲永平时练笔的机会也不少,按说仲永也如我们的孩子一样,天天做奥数题,但为什么越来越不行?这个大问题不能放过。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的,他的练笔机会不少啊,怎么会越写越差呢?这是个问题,我们摆在这里,先不回答。


余闻之也久。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作者听说仲永之异很久了,在明道(这是年号)这一年中,作者随父亲回到老家。这里的“先人”,是指已去世的人。在这里具体地讲,就是作者的父亲。讲到这个先人,我们说点题外话。我们这里南方人不少,广东广西人不少,在南方有一些地方,骂人的话就很损了。不说骂老爹老妈,而是骂先人,这就很损了,所以说这是很严重的。这个先人,讲的是去世的人,大家理解一下。讲这些东西,无非是为了让大家多明白人情世故。骂爹妈是不好了,但骂先人就更损了。


作者在舅舅家见到了仲永,这个时候的仲永有十二三岁了,从五岁到十二三岁,差不多过去了七八年。我们细细想想,仲永练笔的时间也有七八年了,按说功夫不错了。自己的天性异才,加上随着岁数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写文章、写诗、作词的水平,应是更上一层楼了,但结果却不是这样的。


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让他作一首诗,写出来的水平不能与他之前的名气相称。我们再想一下刚才的假设,如果仲永不是以作文而异,是以数学而异、以英文而异,那么他也不断地做数学题、不断地做英语题,按说水平应该很高了,但实际上却是越来越差。


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舅家,问焉,曰:“泯然众人矣。”又过了七年,仲永有二十岁左右了,作者再回到老家,又到了自己的舅舅家,又问起了仲永的事情,回答说:混的跟一般人一样了。“泯”就是泯灭。意思是他的天分没有了,现在跟普通人一样了。且不看作者是怎么评论总结的,我们的问题再重复一下:按说这几年,我们的方仲永同学笔耕不辍,还不时能为家里挣点稿费,但为什么最后落得个“泯然众人矣”?这个问题,刚才有朋友从不同的角度回答了,回答的也是对的,但还不够深究。笔耕不辍,为什么还会“泯然众人矣”?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按其天分,不要说提高,就是保持原来五岁的水平,也是相当可以的啊。但看仲永这个时候写的东西,连五岁时写的都不如了!


大家从心态、兴趣、不学等各个方面讲到了原因,这些回答都不错,有些朋友讲得对——因为福报没有了。我们之前讲过,五岁就有异能,能写一首好诗,这是有因的,这是福报。但这个福报不是无量的,而是有量的。就跟我们存在银行里的钱一样,用啊用啊就用光了。所以,我们特别提出这个“显摆”的问题。我们中国人讲“财富不可显”,老财主一“显摆”,财富就会像长了翅膀一样悄悄地飞走了。这个“显摆”,是一个大问题啊!“显”和“表达”的区别是什么?为众生还是为自己,这就是区别。比如说,自己的孩子很优秀,我们把自己的经验拿出来交流,让大家得益,这就是表达;如果我们把自己的经验拿出来,是为了赢得表扬,为了得到别人的口头赞誉,让自己心头窃喜,那就消你的福德了。


讲到这里,再说一个道理。我们布施给一个人,如果真的达到无住相布施,那我们这个福报就大了,大得不得了。但如果你布施了,给了要饭的几个零花钱,你还要图别人一个表扬,那这个福报就已经还给你了。你给了钱,别人表扬了你,平了。你就是花钱买了个表扬而已,你布施多少,人家都还给你了。我们说布施可以增福,这个不假,可是如果你布施的时候想着要回报,人家回报给你了,所以你就不要再想着增福了。


同样的,通过本文我们要细致地了解到,仲永一直是在要、要、要……要饭的不可能致富的,因为他的福德浅了、消了,所以原先的慧力也就没有了。中国人讲要低调,这个是不假的。春风得意马蹄疾,这句话大家知道,后一句:请君谨防失前蹄。你露财,财就到此为止;你显才,才就停了。这是我们从负面讲的,从正面怎么理解?我们读《庄子》的时候,第一章《逍遥游》讲的是什么?讲的是努而飞。我们中国人常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常讲“潜龙勿用”,在我们前面说到的《孟子》中也提到“若有智慧,不如待机”。一个人如果时时显示自己的智慧,那是很笨的表现,这在军事上叫“靡军浪战”。仲永,就是一直处于“靡军浪战”的过程中,一直在消耗自己,消耗自己可以看得到的时间、精力,同时更重要的是消耗自己看不到的福德、慧力。


我们现在来想想,自己会不会是仲永的父母?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下一个仲永?再下一个问题是:如何不让仲永的悲剧在我们身上重演?接着要深思,我们的孩子有多少仲永的影子?我们自己有多少仲永家长的影子?如果这一篇文章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深思,我讲的准不准、对不对就不重要了。大家要是思考了,我们就再说一点,我们让孩子所做的,有多少显摆的成份?我们让孩子跟人比,有多少虚荣的成份?我们看到孩子不如别人,有多少失意的成份?我们看到孩子比别人强,有多少窃喜的成份?


我们再讲一个有关梁武帝的禅门公案,也就是杜牧诗中“南朝四百八十寺”里的那个皇帝。梁武帝当皇帝的时候,让中国佛法推广开来,我们学的《金刚经》的那个三十二品的划分,是他的儿子来分的。他当了皇帝,有一次问一个高僧:既然讲因、讲果,我现在当了皇帝了,那我的前生种过什么样的福因?高僧说,他的前世是个樵夫,有一次上山砍柴,看到一座佛像,当时下着雨,他就把自己的草帽拿下来,给这个佛像戴上了。这个福因,让他有当上皇帝的福果。后来他又问:我那个时候只是用草帽来给佛像遮雨,现在我盖了这么多的寺,捐了这么多的钱,我的福报是不是更大了?高僧讲:没有福因,只有恶因。这故事讲的就是心识。


我们再讲一个故事。有一座泥佛像在雨中,一个路人过来看到佛像淋着雨,于是就脱了鞋给佛像戴上。后来又有一个人,看到佛像上戴着个臭鞋,觉得对佛不尊,于是就取了扔了。这两个人的福报,是一样大的,因为无心、不住心。所以说有句话,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






点击右上角“查看历史消息”







欢迎朋友们加入免费公益群学习


QQ群(群号:150347011)

YY群(频道:32046,群号:5544410)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